您当前的位置:攀枝花在线 > 新闻 >正文

精神家园的守护者——田盛的中国画作品

2021-07-24 23:15:15    来源:网络    

著名美术评论家:徐恩存

青年画家田盛先生的作品,表明了他绘画修养的全面性,擅长人物、花鸟、山水;并且,他的作品显示了良好的艺术直觉,个性化的写意表现与丰富的想象力、以及画家的诗意情怀与激情,乃至对人生的关注,都说明了画家的智慧与才情的非同一般。

田盛出道在中国画已经开始和正在完成着的一个巨大历史转折期,在“继承与创新”、“继往开来”、“承前启后”的不绝于耳的浪潮中,代表的不仅仅是画种的兴衰、更替、变化为标志,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画的新兴、探索与实验的历史浪潮正汹涌而来。也就是说已有的中国画传统理念,在审美意识上,在绘画手法和功能上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画在今天,不论是理性的呼唤,还是感性的表现,无论是哲学的抽象,还是神秘的直觉,都已不再是逃避现实的方式,而是介入现实的手段,或者就是现实生活本身。而生活与艺术的一体化,使绘画直接地与生命相关,更直接地变为生命潜能的本质性表达。

因为,某一类艺术,其一种审美风格,不是也不可能是人类复杂生命永具现实意义的守护神。从远古人类到今天的人类,生命形式的不断更新便决定了艺术样式、风格的新选择,也就是说,生命形态的变化,决定了艺术样式、风格的转换。

田盛的作品≤曾经的记忆≥,是描绘一个智残的年青人,表明他不畏艰难勇往直前的生活信念。他自谋生路,表情刻划上显示出自信与乐观主义;画家说,这是个有原型的人物,而且他的眼睛异常明亮,婉如一潭清水。这一切,都给田盛留下了深刻印象。

作品表明,画家热爱生活与生活中现实的人,因为有了生活的基础,给了他丰厚的储藏,这些人物才能如数家珍一样,呼之欲出。
《羌族舞蹈》,画于2013年,描绘了汶川震后、重建家园的欢愉与喜悦心情。人物动势较大,写意手法处理上有很大难度, ——譬如喜上眉梢的羌女表情,左手插腰,右手摆动,两腿做扭动状,舞者身姿轻盈、扭摆节奏感很强,体现了羌族劳动人民的勤劳与勇敢,以及建设新家园的快乐;作为写意人物画,画家十分注重用线,在浓淡之间,营造了韵律与动感,使人物在简练、纯正之中得到圆满表现。

素描《老人像》,《小学生》等,都可见出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画家是非常有洞察力的;他善于从平凡人中发现不平凡之处,并且把普通人的个性表现的极为生动,在画家笔下这些内心光明、纯真坦荡的劳动人民,他们平凡、朴实并且个性鲜明。

值得注意的是,像≤朱德元帅跃马太行≥,显而易见,这是一幅“回到艺术本身”的作品,朱德元帅在战争年代,驰骋在太行山一带,而画家笔下的朱德元帅,则身着元帅服,骑着枣红马......,这里,可以看出画家削弱了画面的时间因素,颠覆了时间的顺序,人物、马匹都在空间化中获得了强化,使理想与“艺术方向”相符合,营造了充满阳刚之气的热烈、豪放、雄强的英雄气质与风格,无疑,这是艺术理想与“艺术方向”的形式化的自由表现。

这里,从田盛塑造的朱德元帅的形象中,我们看到了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概和民族精神象征,同样,我们也看到了画家掌握了把时间空间化的自由表现手法,充满着主观浪漫主义的表现手法,在“形神兼备”、“气韵生动”之中获得了艺术的张力。

花鸟画是要把“符号”与“情感”共同构成张力关系的,并且以“表现性精神形式”的符号化和形式化去追求艺术的精神内涵,其墨色的流动、空间的结构、点线的跳跃,都按着自己的逻辑进行组合,因而,在精神存在上,它能以“生机勃勃的视觉方式”体现出来。

在花鸟画方面,田盛有着自我的符号世界,这个符号世界显现为一种画家的努力。其特点是,形式世界与精神世界的一体化和共生共长。田盛的花鸟画属于小写意一路,以“写心”为主,不狂野、不张扬,他善于将外部世界的环境与内心主题统一起来,在相对稳定与和谐中阐释其内涵。

《凌云之志》、《芭蕉小鸟》、《事事如意》、《锦绣荣华》、《鸿运当头》、《和为贵》、《笑口常开天地宽》、《白莲》、《和气满堂》、《仁者寿》等等作品中,都见出了画家田盛的用心所在。可以看到,画家在传统形式中尽翻新意,他的花鸟画努力于形式的意味与情趣,画家的情怀视野、观念角度,都是通过形式得到展示的。因为,艺术的探索在更多的情况下是人的内在生命、艺术天赋与时代风气、历史命运的互动与平衡。

田盛努力在“不似之似”中,在“无法之法”中,在“熟后生”中,创造并守护着中国画这片精神家园。这正是画家田盛令人瞩目之处,也是他做为画家的卓越贡献。
从本质上说,艺术的发生,是基于画家与外界互动而产生的一种“浪漫的想象”。中国的浪漫精神,正是从社会现实和内心愿望中迸发出来的;不言而喻,这种浪漫的主题内核,意味着一种超越现实性质的把握生活方式和一种对于永恒理想的追求,表现了对人的精神的积极肯定和人的精神自由的不懈追求。

毋庸讳言,艺术作品从来展示的就是存在之存在的自身方式,每一件艺术作品展示的都是存在的独一无二的活动。存在是作品的本源,存在是产生作品的根基,在实际上,每一件作品都应创造出对存在的更为深刻独到的领悟。

从某种角度看去,在很大程度上,田盛先生是一位“精神家园”的守护者,他成长在这个多元的时代,使得他自信而冷静,他善于将自己的内心世界和内心主题,借助笔墨给以表现,这种表现本身已是一种现代人情感的承诺。

田盛是一个有才情并且很诚实、质朴而充满爱心的画家,我们对他充满期待,希望他创作出更过更好的作品,丰富民族文化的精神家园。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