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攀枝花在线 > 健康 >正文

哈佛叔叔孟家峰以教育的名义抗击疫情!

2020-03-06 21:36:17    来源:未知    

正值新冠肺炎肆虐的这个冬天,全国人民共同抗击疫情,武汉加油!中国加油!钟南山院士一直在抗战新冠疫情的第一线,并与美国哈佛大学联手寻求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更好诊断和治疗方案。哈佛大学医学院也向儒雅学院学生韩天凯伸出橄榄枝,录取他为免疫医学科传染病方向学生。韩天凯同学凭借在儒雅学院的优异成绩,对医学的强烈兴趣,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关心,被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等世界多所顶级大学医学院录取。

哈佛大学医学院建于1782年,已有近240年的历史。特别是在流行病学方面,哈佛大学有着200多年的研究历史和斗争经验,首任建立医学院的教授Benjamin Waterhouse是传染病和流行病学专家,在对付天花这种疾病上,他首次把疫苗引入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曾有15名教授和医生赢得过9次诺贝尔奖。

为抗击新冠肺炎,由哈佛大学、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等科研单位和企业共同成立的新冠肺炎科研攻坚小组,连续召开会议,深入探讨攻克人类共同面临的难题。科研攻坚小组包括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哈佛大学医学院院长George Daley院士,哈佛大学医学院副院长David Golan、免疫系主任Arlene Sharpe院士,哈佛大学雷根研究所主任Bruce Walker院士,哈佛大学传染疾病动态中心主任Marc Lipstich,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传染病系主任Lindsey Baden,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院长何建行教授、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赵金存教授等。

在新冠肺炎阻击战上,哈佛大学在公共卫生防控和传染病治疗两个方面做出了贡献。公共卫生防控方面,从1月22日开始,哈佛大学持续关注新冠肺炎,1月26日哈佛大学流行病学教授Michael Mina对洛杉矶时报说“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比流感病毒更致命”,1月28日哈佛大学流行病学教授Marc Lipsitch,关于新冠肺炎回答公众:包括新冠的爆发时间,R0(基本传染数)的确定,如何进行隔离,了解完全临床表现对于公众应对新冠的意义,2月10日,哈佛大学全球健康教授Ashish Jha就世界卫生组织的应对进行了分析。传染病治疗方面,哈佛大学就新冠肺炎快速检测诊断、临床救治、药物筛选、疫苗研究、流行病学等方面提供了建议。

在韩天凯同学的哈佛路上,儒雅学院孟家峰老师有着自己独到的方法。被人们称为“哈佛叔叔”的孟老师平均每年培养一个学生去哈佛读书。孟老师对学生要求十分严格,在学习上从不打半点折扣。很多孩子因为他过于严厉和认真,都在作业上使出了120分的努力。他传授学生自己独创的英语学习方法,并严格要求学生按时、保质、保量完成。孩子们辛苦的付出,最终都有了丰硕的成果,在英文水平上有着长足的进步。2018年哈佛本科全额奖学金获得者郭大宝同学就曾在13天内完成了1000多页的美国历史阅读,采用孟老师的方法学习后,这1000多页的材料,关键段落是可以过目不忘。虽然辛苦,但是,大宝说“按照孟老师的方法和要求,一定是可以完成的”。

除了英语学习,哈佛叔叔还给韩天凯列了书单,在知识的广度上教授学生。常年的学习,日复一日,他经常和天凯讨论简奥斯汀及其文学作品,耶路撒冷为什么成为多宗教的圣城,村上春树跑步时候到底想到了什么,黑天鹅事件的启示,博弈论的学习方法等。古今中外,历史、哲学、数学、天文、地理都有涉猎。孟老师常说,英语只是通往哈佛的路肩,真正的道路是知识和教养。

有一次,孟老师和天凯讨论贫穷地区的弱势群里问题,天凯想当然的认为,只要发展先进的技术手段就可以了。孟老师告诉他,比技术更要命的是人们的意识。后来,在孟老师的指导下,韩天凯带领十几位志愿者前往秘鲁库斯科为当地提供医疗方面的志愿服务,实地考察发展中国家传染病情况。

韩天凯在当地乡村地区建立临时医疗站,和当地医生一起为附近看不起病或者不愿去医院看病的人提供简单的医疗支援。当地寄生虫疫情较为严重,并且有一些流感传播的迹象。然而,由于不同地区对疾病的意识和防控的差距,许多被寄生虫困扰的病人完全没有重视这件事,更不清楚寄生虫对孩子成长发育的巨大影响。更严重的是,尽管附近几个村的近十人都换上了“感冒”,且症状十分类似,但当地村民依然没有重视起来。大多数人都觉得是小感冒,无所谓,而其余几人也只是在药店里随便买了些抗生素吃。在他们来到这边之后,一些人的症状已经加重,甚至有并发症出现。他们义正言辞的告诉他们情况的严重性,并让他们尽快前往医院就医。

这次活动让韩天凯深刻的认识到乡村地区对于传染病的意识和防控还很落后,而滥用抗生素的现象也依旧普遍。从这以后,他坚定了自己学习传染病相关专业的决定。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备案号: